• 2022-08-13 00:25:45
  • 阅读量:18
  • 0 comments
  • 本文共计有871个字

  • 乡是我心灵的港湾,他寄托了我太多的思念,那草和树都如此清晰,清晰地仿佛昨天的我故地重游。

    ——标题

    乡是我心中的红豆,是我永远的相思树。

    去乡下,你的眼睛就像系了一条绿丝带,看到眼前一切都是嫩绿生机勃勃的景象。 虽然后山的湖里很喜欢水,但并不是随时都能去。 只有晒黑的夏日,水位下降之前才能去。 岸上有一个小洞,水从那里流出,不知道经过了哪里的小溪,身材矮小的小鱼也经常从那里顺着水流向洞里游去。 我们是他们的拦路虎,我们用手挡住它们的去路,用另一只手抓住这条滑溜的小鱼,扔进桶里。 我们有时扛着自制的小渔网。 这实际上是把一根铜线绕成圆,后面留一点尾巴,在圆上缝上别人家打猎的渔网,找一根又长又结实的棍子,把圆尾巴缠起来当“把手”。 这样就算完成了,也能去网鱼。 网大鱼必须把铜线缠绕好几次,才能从网口袋里拔出来。 我不喜欢鱼,但我喜欢和他们一起烤网鱼。 烤鱼后,我一口也没吃过。 全都便宜了比我小的人们。 运气好,抓了几只,小的养在屋后的大水槽里,大鱼被奶奶挂在灶上,当游鱼。 有时,我很在意小鱼,经常在吃饭的时候偷偷溜走,把一半的饭倒进水壶里。 很多时候,每个人都这么做,所以鱼吃不完饭就会沉淀在底部,形成白色沉积物。 后来被奶奶发现了,打量了我们好几遍,我们总是听了一半就想睡觉,在后面掐着对方不睡。 另外,我够不着自己,只能让对方代替我。 村口有一棵桑树,长得有点斜,好像老人弯着腰。 于是我们下面有一种叫做“老人树”的东西。 春天到了,在明媚的阳光里,树上结了紫红的桑果,树上,树下,到处都是孩子的身影。 倚着枝桠,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,用手摘着头上的桑葚,多么舒服啊。 有事,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有紫色嘴巴的妖怪。

    老人树临着的是广阔的田地。 初春,这里油菜花盛开,远远看去像金色的大海,清风吹过,掀起了一点金黄的波浪。 此后,每年初春,我都想走那条窄窄的田埂,漆成金黄色,载入我最喜欢的书,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里。

    现在我长大了,很少回故乡。 我养的鱼,你有多少? 我的“老人树”,你还在吗? 那油菜花田,有我看到的那么灿烂吗? 我曾经熟悉的故乡,你现在怎么样? 你们是和我去世的童年一起离开的吗?

    乡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