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树

  • 2022-09-23 02:40:33
  • 阅读量:5
  • 0 comments
  • 本文共计有391个字
  • 苹果树
    我“养”了苹果树。 虽然那不是我种的,但我给土堆施肥,“喂”着碗里的大东西。

    今年才四五月,花就开了。 首先,花蕾慢慢长出,柔软,变成苹果花骨,花骨是粉红色的。 然后,随着花的开放,粉红色变淡,最后是白色的。 一个集群,两个集群,三个集群。 看到这些花瓣,我真的很高兴。 花谢也很快,在这短短的几天里,花瓣随风而下。 一片两片,花瓣铺满周围,掉在地上,掉在水里。 就像仙女散花一样,我走在其中,听着风吹过树叶的声音,看着花瓣慢慢飘落,一伸手,就接住了风中飞翔的花瓣,风雅浪漫。 但是,结果,其实一个也没剩下,花落了,连没有成长的果实也掉了,我不由得感到遗憾。

    又是两年。 那是北方的树,但在南方长大,也长着果实。 我相信那是“大器晚成”。 但是,原来有一个成年人拳头那么大的苹果,在南方却有五、六年级少年的拳头那么大。 用嘴堵住了,这么轻地塞进去,但怎么也咬不动。 吃苹果还是要每班就座。 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。

    苹果树
标签:

苹果树

苹果树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